桲淥猿庥樂楟倛秦巹﹜豻獐⑹巹抎暮

枆捅翩艙2018-9-19 16:54:45
堐黍棒杅ㄩ265

凰藷軓氈婓盄,凰藷珋踢傭部厙硊,凰藷厙釐珋踢傭痔ㄛ啃模氈厙硊

,﹛﹛▲絨膘◎娸祩炵堎膳ㄛ湮16羲掛ㄛ64珜ㄛ粗伎猾醱ㄛ邧伎荂芃ㄛ藩堎1梜鰤璉珍褪痗釆觚炒畏孩12ぶ僕數啋ㄗ漪蚘敵煤ㄘ﹝釬峈珨模醱砃ч爛腔羸极ㄛ蜆蝥恘艡糒廘譯轅蔇粗騿90綴§ひ陲腔嘟岈ㄛ扂蠅樵隅珩湮筐郭彸珨參ㄩ植9堎10梪艞玲請髕稂邿ч爛惆扦腔姻諒暲諒侍く鷇昃蚙窗%5﹜VR脹陔羸极惆耋ㄛ蚚峒繕覺穘儱褊褓繹轅葯踰硍峙隑騿ㄥ娸祰嗀孝贏而瓊皇む岆勤衾殍悝枑汔佽騰樁珀僋朴齡寋肱啥玲篻佫樂壨敺音駂鷐眕籪驞駓蹇抻疺麾炮鷒鮶嗾邳董鬕活偯簋袷樁狠鶵麜й閥筇鼽陬闡僋式ˉB迺強世上每個國家都有其禁忌,不可說,說不得。這不是什麼言論自由問題,這是政府和人民所能容忍的底線。在英國,千萬別罵女王。在德國,不要為希特勒說好話。在美國,猶太人批評不得。任何人一旦抵觸這底線,已經不能容忍,如果還有進一步的宣傳、組織、行動等,那更是大逆不道,亂臣賊子,人人得而誅之。在中國,不管你有沒有實際行動,「獨立」是不容討論的,「一國兩制」也同樣對待。不但香港不能談「獨立」,就算在台灣,一公開宣佈這兩個字,馬上就是戰爭,這是立了法的。為什麼「獨立」是中國人的禁忌?因為我國在漢朝、唐朝和清朝之後,都出現過大分裂。血的教訓,分裂就是生靈塗炭,流離失所;統一就是安居樂業,國泰民安。所以晚清之際,現代軍閥割據,誰都不敢提「獨立」。我國總的趨勢,是一往無前地走向統一。這是大勢所趨,人心所向。因為分裂是我國人民最不喜歡的事情,一些不安好心的人就偏要向這裡懟。外國人看中國,就是地大人多,而且特別刻苦耐勞,這是很可怕的一個國家。兩百年前西方列強侵華,誰也吞不下龐然大物。日本嘗試吃掉中國,結果僵在那裡,最後投降。如今我國國力蒸蒸日上,不久將回復昔日的光輝,帶領全人類脫貧致富。於是有人如李登輝之流便認為,要消滅中國,首先把她分解為幾大塊,於是便出現了「疆獨」、「藏獨」、「台獨」、「港獨」等怪物。「港獨」不是單獨的存在,更不是完全內生的,有種種證據顯示,他們的背後就是境外惡勢力,妄想借此打亂我國發展的進程。我們且看他們最近的口號,一派美國人的口氣,而且還有美英精英公然教路。反對「獨立」這條淺顯道理,和現下香港的局面,任何中國人都清楚,只是我們有些特區政府的官員偏偏就裝茪ㄘ白,說荂u遺憾」、「不可能」、「零容忍」便想敷衍過去,那些外國記者簡直就是扮糊塗,舉茖末蛈菪悝@遮羞布。補選馬上就要來了,之後是四年的選舉周期,每年都有全港性的選舉。零容忍,起碼就要在參選權開始。一個稍有點尊嚴的政府,是絕不能容許「港獨」分子公然進入建制搞破壞的。我根本就不跟你糾纏什麼法律問題,總之在香港這中國的國土之上,就是不容許談「獨立」,不許搞「獨立」。沒得說的!

§﹛﹛ㄗ茼粒溼勤砓猁⑴ㄛ卼赽竣﹜桲隤堎﹜梊謠歙峈趙靡ㄘ▽晤憮ㄩ樂祩Ч▼大館當代美術館辦曹斐首個亞洲大型個展作為活化古蹟的大館,原本就是一個監獄建築。如今,作為公共空間和藝術展覽場地,其展現的文化意義顯得別具一格。大館當代美術館從2018年9月8日至12月9日一連三個月,舉辦由北京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呈獻的中國視覺藝術家曹斐的個展「在過滿的世界挖一個洞」,展覽將會巧妙貫通美術館的三層空間,展示這位當代藝術家的出色作品。文、攝:香港文匯報記者徐全1978年生於廣州的曹斐是受國際矚目的內地年輕當代藝術家,她擅長透過多媒體的裝置和藝術作品,探索年輕一代如何在瞬息萬變的社會中面對現實環境。她的電影、影像和裝置藝術作品,同時融合社會評論、流行美學、超現實主義的概念、紀錄片等不同元素。探索過去、現在與未來中區警署建築群由前中區警署、中央裁判司署和域多利監獄三組法定古蹟組成,共有16幢歷史建築物及戶外空間。建築群坐落中環心臟地帶,佔地13,600平方米,當中新建的國際級美術館與綜藝館有助活化使用建築群。大館是昔日警務人員和公眾對前警察總部以至整個建築群的簡稱。在這樣的空間舉行展覽,會給參觀者一種完全不同的感受,也能夠更加契合建築本身的意義。曹斐在2006年及2016年分別獲頒中國當代藝術獎之「最佳年輕藝術家獎」及「最佳藝術家獎」。曹斐曾參加威尼斯、伊斯坦堡、悉尼、橫濱、莫斯科、台北、上海和廣州的雙年展及三年展,也曾於多間博物館舉辦展覽,包括古根海姆美術館、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倫敦蛇形畫廊、泰特現代美術館、龐比度文化中心、巴黎東京宮博物館、路易威登基金會、龍美術館及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是次在大館舉辦的「在過滿的世界挖一個洞」乃曹斐首個亞洲大型展覽。此前,曹斐在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MoMAPS1舉辦的回顧展取得空前成功,備受全球矚目。近年把創作焦點投放在電影的曹斐,受大館的歷史深深吸引。置身活化的中區警署建築群,她就茼U種壓制和自由界限提出疑問。大館藝術主管TobiasBerger說:「我們把曹斐別具創意的藝術作品帶到香港,進一步實現我們使命,致力透過和公眾推廣當代藝術而啟迪靈感,迎接轉變。我們鼓勵公眾透過今次曹斐及合作單位的獨特角度,探索大館的過去、現在與未來。」獨特的《監獄建築師》本次展覽藉茪@部由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委約大館當代美術館拍攝、曹斐與香港攝影師關本良首度合作拍製的全新影片《監獄建築師》為主調,影片講述了殖民歷史,中國和全球的當代現狀,以及對曹斐童年影響甚深的港產片;作品旨在探問身為觀眾的我們,是否會像昔日被關起的囚犯那樣,等待蚍f判的來臨。《監獄建築師》直探大館歷史沿革中呈現的不同面貌,由過去、現在,以至未來,如何發展成為文化空間,展開一段詩意盎然的對話。曹斐以動態裝置、攝影、錄像和表演的多維敘事形式微妙地貫穿美術館三層空間,擺脫一貫展覽空間呈獻移動影像的方式。與本次展覽作品同名的藝術家書籍《監獄建築師》將於展覽期間於大館發售,當中載有劇照、劇本部分內容及文學參考資料。監獄文化和自由靈魂本質這次展覽除了展出全新委約作品《監獄建築師》之外,更會細膩地回顧曹斐在過去十年的創作焦點,藉此從不同角度了解曹斐。這一系列藝術品探索不同現實的製造和豐富構想,提供了接連不斷的視覺體驗,而不是單純將作品集合展出。整個展覽以監禁和虛構故事為主題,同時引發觀眾提問,展開關於個人存在空間的構想。整體而言,解構「監獄」概念,進而探討各個不同區域的監獄文化和自由靈魂本質,是今次展覽帶給記者的一個極大感受。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館長及展覽策展人田霏宇(PhilipTinari)表示,曹斐的藝術意在探討茂盛的生命力所帶來的曖昧和歧義。她早期作品率先在內地進入千禧年之際,捕捉了活躍的年輕一代、林立的工廠、頻密的網上活動及蓬勃的地域文化,反映出經濟轉型所催生的種種新奇人物和前所未見的社會關係。她的探索手法既不歌頌也不批評,卻總是茞援韟魚鴞n玩的超現實現象,她讓人物和場景抽離現實,藉此質疑更廣闊的現實環境,要在一個擠滿了人、堆滿了物、塞滿了意識形態的高速世界中,挖出許多洞來,讓大家有空間停下來思索。教育和社區計劃是大館當代美術館藝術項目的重要部分,公眾除可參觀展覽「在過滿的世界挖一個洞」之外,更可參與藝術家互動的節目。展覽進程中,也會舉辦藝術家對談,屆時曹斐將與策展人對談,之後亦會與共同創作《監獄建築師》的攝影師關本良對話。此外,公眾亦可參與大館當代美術館的導賞團。珆誨炭驞陏檐桯汛傿齡捲玄篲跤涴弇厙綻嘔矓腔※晇硉§樓賸祥屾煦﹝葉聖陶之孫、江蘇省作協副主席、作家葉兆言是個為寫作而生的人,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創作至今,他不停寫作,往往一部長篇小說還沒有寫完,另一部長篇小說已經又開了頭。即使年過花甲,寫作之火仍熊熊燃燒,2018年年初,他的第十三部長篇小說《刻骨銘心》出版上市,他憑借該書折桂華語文學傳媒大獎「年度傑出作家」。葉兆言告訴記者,他享受寫作過程所帶來的樂趣。他不停寫作不停嘗試,《刻骨銘心》中他在開頭就用了四種敘事手法,為的是證明好的作品不拘泥於形式,而在於創作的自由。■文:香港文匯報記者劉蕊河南報道就在葉兆言來鄭州的高鐵上,他正在為新作《南京傳》收尾,如今《南京傳》已經出版上市。葉兆言日前在鄭州松社書店分享《刻骨銘心》的寫作歷程時,他開玩笑地說道,他於自己的作品就像是一個不合格的父親,作品出來後他便不再理會,繼續投入到下一部作品的創作中。葉兆言是一個有寫作激情的人,基本上這本書沒寫完,下本書已經迫不及待了。「我很少回頭看自己寫的東西。今天聊《刻骨銘心》這個話題其實是一件很勉強的事情,對我來說,就像口香糖已經嚼完吐掉,現在要再放進嘴裡聊聊這個味道。」寫作新嘗試致敬契訶夫《刻骨銘心》是一部群像小說,以上世紀二三十年代的南京為背景,展現了在軍閥混戰、日軍侵華的歷史時刻,各路人物在這裡經歷的刻骨銘心的人生。小說初稿於2017年首發於《鍾山》雜誌,後葉兆言又對書稿進行潤飾修改,增加了《在南京的阿瑟丹尼爾》等章節段落約1萬字,表現了日軍侵華時南京城的慘烈氛圍,具有濃重的家國情懷。文學評論界認為,《刻骨銘心》是中國原創文學的重要收穫,也是新歷史小說的又一代表性作品。這部小說雖具有較強的歷史色彩,然而其意卻不在寫歷史,而是寫「人」,寫人的生活、情感、命運,痛與愛,失意或歡欣,描畫出大時代背景下的悲喜人生。對於葉兆言而言,《刻骨銘心》是自己作為一個寫作者「水到渠成」的作品。「作為一個寫東西的人,腦子裡有一堆故事可以寫,很偶然的機會看到『刻骨銘心』四個字,就如同找到了一根線,能夠把這些東西都串起來。有了名字就可以幹活了,一旦開始幹,慢慢活就出來了。」他喜歡把寫作稱為「幹活」,他說自己作為一個寫作者本質上與農民工沒有什麼不同,天剛亮就起床,幹活到中午,吃點東西,繼續幹活。葉兆言享受寫作的過程,尤其是不停嘗試的過程。他寫作不喜歡列提綱,更不喜歡循規蹈矩。任何形式的限制對他而言都是喪失寫作樂趣的,是他這樣一個追求寫作樂趣的人所不能忍受的。《刻骨銘心》開頭用了四種敘事手法,一開頭,他茩姨g了兩個人的故事,一個是「無性」女人的故事,另一個是一個人去了哈薩克斯坦以後失去「語言表達」的痛苦。葉兆言說,這是他有意為之,是想要致敬契訶夫的《海鷗》。「《海鷗》的開頭特別冗長,是違背一般戲曲規律的,然而《海鷗》卻成了經典之作。」葉兆言也希望通過這種「違背規律」的寫法,來證明小說有很多種寫法,只要寫得好,只要寫得有力量,任何形式的敘事都是被允許的。寫作就是享受煎熬《刻骨銘心》20多萬字,寫了一年時間。葉兆言寫作非常自律,他每天堅持寫1,000多字,「我除了過年那幾天不寫外,其他時間每天都寫,我是沒有星期天的。」已步入花甲之年的葉兆言,說只要正常寫作,吃飯也香,睡眠也好,要是不寫點什麼,反而什麼都不好了。「寫作就是熬嘛,這就是寫作者的樂趣。」他說在《刻骨銘心》創作最緊要的關頭,曾連續工作20多天,每天寫10個小時,以至於每天散步去女兒家的時候都是「飄」蚢L去的,腦子極度缺氧。很多人勸他寫作不要太拚命,但他卻為此而感到得意,「這說明我還能像年輕人一樣玩命寫。」對他而言,每個寫作者都會經歷這樣一個過程,寫到一定程度感覺寫不下去了,但是熬過去之後,寫作就能順起來。在最難熬的時候,葉兆言也曾經對女兒說過喪氣話:「這可能是我最後一部長篇小說。」寫作過程中,葉兆言對每一部作品都認真對待,但作品完成後,他便不再回頭看,而是馬不停蹄地投入到新的作品中去。「我從不過高估計自己,每一次寫作,我都把它當作對以往作品的拯救。」這或許就是支撐他不停寫作的動力。「上一部作品完成後,你知道有不足的地方,只能在下一部作品中去彌補。」正因如此,雖然「著作等身」,葉兆言卻無法說自己對哪一部作品最滿意。「在我這裡不存在滿意這個詞,就像一個父親是不會評判自己的孩子的。一個作品完了就完了。寫作過程中認真不認真,是不是全力以赴最重要。」寫作不必刻意迎合有人曾評價葉兆言不迎合潮流。對此他卻笑稱,這是別人誇獎他的話。他只是覺得沒有人能說得清楚什麼是潮流,「別人寫武俠好賣,或許等你寫出來之後就賣不出去了。」所謂潮流是永遠無法追趕的,讀者也是無法迎合的。《刻骨銘心》冗長的開頭令不少評論家擔憂他會就此流失讀者,但葉兆言卻不這麼認為。在他看來,寫作是寫給與自己智力相當的讀者看的。如果讀者追求的只是一個故事,那不如直接把提綱給他。葉兆言說,現今社會寫作者與閱讀者就像是電燈的兩條線,只有兩條線連接,燈才會亮。讀者不是為了從你的作品中受到什麼教育或者啟發,而是尋找共鳴。不必刻意的還有文字的細究。葉兆言有茪憒r和排版「潔癖」,他不能忍受在一頁上面有兩個「但是」,也不能忍受標點符號出現在句子的第一格,更不能忍受在一兩句話中出現多次「你我他」。他坦言這是自己的寫作習慣,有時會在這些方面浪費很多無聊的時間,他勸誡年輕寫作者不必過分糾結於此,「寫作還是一種燃燒,過多糾纏於語文,沒有必要。對青年作家不見得是好事。」葉兆言強調,寫作最重要的是要有力量。他最近在讀雨果的小說,每次都會熱淚盈眶。但從語文的角度來說,雨果或許有些囉嗦。「一個好的文學作品能不能像火燃燒起來,比起文字的講究要重要得多。文學史上,文字精巧的作家多得很,但畢竟不是大作家。最重要的還是作品的力度。」文學不是土特產秦淮鶯歌,燈影交錯,是舊時的金陵。獵獵傷痕,刻骨銘心,是戰時的南京。這樣的南京,自然有最肥沃的土壤來滋養文學生長。葉兆言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成長的南京人,對於媒體給予《刻骨銘心》「最南京」的評價,他並不太認同。「我是南京人,但南京只是我『坐』蚍g作的地方。文學是世界性的,文學不是土特產,文學談論的是人類共同的話題。」他說,作家的寫作沒有辦法離開空間。「從空間概念而言,鄭州和南京沒有區別,只是因為我不熟悉鄭州,不好操作,何苦為難自己。」談文學的時候,談論的是這部作品好不好看,而不是說這是部南京小說,或者這是部河南小說。「文學中沒有地域性標準。」葉兆言一直把自己看成是文學隊伍中一個幹活的人。「幸運的是我能夠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幹活,而不必受制於他人的意願或者想法。」這也是他從不碰觸電視劇寫作的原因,「太不自由。」

凰藷軓氈婓盄,凰藷珋踢傭部厙硊,凰藷厙釐珋踢傭痔ㄛ啃模氈厙硊,遜衄勛鍾皏糅赽煨腔ㄛ筍む妗奪蚚祥奪蚚扂蠅珩祥眭耋﹝涳蔬馱蔔201820172016臍鏍貌﹛﹛麻楷﹛﹛珔膘荎﹛﹛蹕綻荎﹛﹛憚淏韓﹛﹛梊柈矨﹛﹛卼恅踕﹛﹛ヴ詢陰﹛﹛瑛珓笳﹛﹛睫祩矨﹛﹛懇膘滅﹛﹛軜豌﹛﹛蛅祩吨﹛﹛貤窀疏﹛﹛債綻蕾﹛﹛珔歈﹛﹛冼試倓﹛﹛禱蘤芋﹛﹠龑脹晼﹛○藏龕陛﹛﹋拌銦﹛◇陲源﹛﹛痑棶牷﹛﹌桷Ⅷ丑﹛ˍ侉撈滿﹛○藉艘鵅﹛〃僈唌﹛℅龑絮哄﹛±斒螤部﹛ˍ佼夼氶﹛☆葙垓屆﹛ˍ穘磍﹛﹛卼峈隴﹛﹛隸膘荎﹛﹛桲弊藝﹛﹛剢秷芋﹛◎勦檣陛﹛﹌擸こ憛﹛‾窾阱丑﹛±憀嚆驉﹛﹎藙楰﹛﹛瑛帠﹛﹛麻湛衄﹛﹛燠阨濂﹛﹛桲源隴﹛﹛毓弊帡﹛﹛嘈藝貌﹛﹛麻弊陲﹛﹛卼賈﹛﹛嘈帡瘛﹛﹛桲矨﹛﹛麻桸藤﹛﹛間怹侂﹛﹛蹐迆﹛﹛卼壽跦﹛﹛葭膘簿﹛﹛貤б珈﹛﹛酴苤隴﹛﹛蔓堁豪﹛﹛瑛恅芩﹛﹛挔場帡﹛﹛卼祩Ч﹛﹛珔芩謎﹛﹛紾苤炕﹛-儦缶銦﹛■肪鬩﹛﹛醬祩晼﹛-嬭醴﹛﹛酴遵す﹛﹛桲埲す﹛﹛麻苤條﹛﹛攣膘弊﹛﹛栦俶窀﹛﹛蔓箄棄﹛﹛卼膘す﹛﹛栦豌﹛﹛麻哢陲﹛﹛燠踢韓﹛﹛剢陳倓﹛﹛剢帡濂﹛﹛朻陔鑠﹛﹛﹛桲珔吨﹛﹛珔祩帡﹛﹛攣倓矨﹛﹛芡獐す﹛﹛燠濂﹛﹛栦貌す﹛﹛朻怹弊﹛﹛泬祩試﹛﹛綸縞﹛﹛冼淥隴﹛﹛懼帡﹛﹛﹛綸膘翮﹛﹛狦毞﹛﹛珔膘堁﹛﹛栦嫘閩﹛﹛麻郙旽﹛﹛燠衄癩﹛﹛桲倓隴挔弊輿﹛﹛梊膘笳﹛﹛ヴ膘貌﹛﹛挔弊荎﹛﹛卼膘隴﹛﹛雁壽侂﹛﹛榆汜貌﹛﹛挔迶炕﹛☆蟨﹊遄﹛﹊鵋ヾ﹛÷飭蟥﹛﹛燿柈幛﹛﹛麻阨р﹛﹛呤捚ч﹛﹛珔膘隴﹛﹛紾殺吽﹛﹎蛩愨﹛﹛攣閉迻﹛﹛蹕隴瘋﹛﹛隸栻﹛﹛麻潟瑕﹛﹛葭矨源﹛﹛等蚗す﹛﹛褽帡瑕﹛﹛勀捚蚋﹛﹛貤む荻﹛﹛鬊尪豌﹛﹛栦祔隄﹛﹛訒傖假﹛﹛桲肅睿﹛﹛酴符謎﹛﹛伈鏍汜﹛﹛桲儅幛﹛﹛梊祩梓﹛﹛詢迶悵﹛﹛臍栥﹛﹛踢膘傖﹛﹛酴薊鼛﹛﹛笚踞堁﹛﹛珔蠍景﹛﹛桲貌﹛﹛狾綻滄﹛﹛澈む滂﹛﹛麻陔祔﹛﹛飢劑怹﹛﹛蓖燮隴﹛﹛翻陎景﹛﹛臍藤﹛﹛桲苤濂﹛﹛燠輿汜﹛﹛氘膘鏍﹛﹛挔帡貌﹛﹛栦侂埭﹛﹛綸祩隴﹛﹛糧酗貌﹛﹛笚舜﹛﹛芡蚗澄﹛﹛燠詢瑕﹛﹛蔬臙﹛﹛﹛崠矨恅﹛﹛悁膘す﹛﹛翻踢韓﹛﹛鎮埲貌﹛﹛翻嫖淏﹛﹛麻陔貌﹛﹛睡腦獰﹛﹛竅嫖貌﹛﹛豻怹條﹛﹛勀乾紩﹛﹛珔衿ч﹛﹛剢膘倯﹛﹛剢膘跦﹛﹛剢嗷ч﹛﹛桲豌﹛﹛懼祩帡﹛﹛挔膘弊﹛﹛燠斐﹛﹛蹉堁滄﹛﹛雁Ч﹛﹛卼嫖淴﹛﹛臍砱棲﹛﹛抸景蒂﹛﹛挔試﹛﹛桲悕淔﹛﹛麻恅桽﹛﹛桲乾嫖﹛﹛麻膘砳﹛﹛禱淏棲﹛﹛麻陝踢﹛﹛綸珓貌﹛﹛梒梜氶﹛﹌梣P﹛﹛幵粽棄﹛﹛麻蕾誥﹛﹛睡屾貌﹛﹛麻峞﹛﹛挔楖龤﹛◆す蟛瞗﹛■豂ㄐ﹛=耿襋隞な啄苤﹛○簞Fㄐ﹛○蟲齣捸﹛÷飭並驉﹛﹠櫼繲哄﹛﹡熀隉﹛㊣豱鯡峞﹛>喿袕氶﹛℅黦蔣式﹛﹡漡輿﹛﹛雁Ч﹛﹛ヴ膘貌﹛﹛郟栻繩﹛﹛紾驚韓﹛﹛崠矨恅﹛﹛翻陎景﹛﹛茼朒鼛﹛﹛卼蚗⑦﹛﹛輿笯埬﹛﹛梒膘笳﹛﹛輪爛懂ㄛ婓度隉Ⅱ控吽軞睿皊荻庈巹腔淏溥黖樞瞿皆侘庈軞馱頗儅憤巠茼※誑薊厙+§睿酕疑厙奻福盚尤鰽鹹觴竺鞶狩幙笳婭昢湮杅擂峈甡迖ㄛ喃煦楷閨扦⑹厙跡奪燴埜婓軗溼挐脤笢腔黃杻釬蚚ㄛ芼堤儕袧掀勤﹜儕牉膘紫﹜儕陑督昢ㄛ峈羲桯※誑薊厙+§嬪麵眥馱堆痴馱釬蛙隅賸澄妗腔價插ㄛ軗堤賸珨沭盄奻盄狟羲桯嬪麵堆痴馱釬腔陔繚赽﹝赻汁5堎眕懂ㄛ婓賽譴吽蚳砐淕笥笢ㄛ封26勀誧崠秪跪笱埻秪帤夔域燴莉併今饑福琭炮敵繭蝌侘辣租併丑

封〃暾式偕盚蓂央採窕偶僕11れ﹝﹛﹛奻漆珨垀鏍域邧逄苤悝腔珨爛撰悝汜模酗麻躓尪豢咂暮氪ㄛ赻撩婓滯赽衿嫁埶論僇憩眒冪惆賸STEMㄗ褪悝﹜撮扲﹜馱最﹜杅悝ㄘ諺最諺俋啤ㄛ翋极囀楟к奼熀抴鱧驕I衿麜萃憿卄瞈ね志恘楚ㄐ項博癒溯瘨見熊陶賸馱佌袧飯邰赯蒮鯫佸鮵福痤釋祔ㄛ羶衄赻撩杻忷腔瞳祔﹝凰藷軓氈婓盄,凰藷珋踢傭部厙硊,凰藷厙釐珋踢傭痔ㄛ啃模氈厙硊冪徹湮ㄛ苤鳴圈蠅諉忳賸盪褶ㄛ崝酗賸獗妎ㄛ肮奀珩楷珋賸船擒﹝

凰藷軓氈婓盄,凰藷珋踢傭部厙硊,凰藷厙釐珋踢傭痔ㄛ啃模氈厙硊